作者归档 admin

通过admin

门头沟清算赔偿方案再次延迟至 12 月 15 日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门头沟清算赔偿方案再次延迟至 12 月 15 日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据官网消息,原本计划于 10 月 15 日提交的门头沟 MT.Gox 交易平台清算赔偿方案再次推迟至 2020 年 12 月 15 日。

通过admin

烤仔TVの尚书房 – 对话 Chainlink 条子哥 共话 DeFi – Chainlink – ChainNode 链节点

烤仔TVの尚书房 | 对话 Chainlink 条子哥 共话 DeFi – Chainlink – ChainNode 链节点

这段时间,DeFi 锁仓量节节攀升,Yield Farming 各种新玩法层出不穷,各大主流数字货币涨幅喜人,一时间万众期待的牛市好像突然来临,此前一众默默做事的团队也终于迎来了“收获的季节”。就拿 Chainlink 来说,暴涨的 LINK 俨然成了当红“财富密码”之一。今天,尚书就特意远程连线 Chainlink 中国区负责人@条子哥,两人从“312暴跌”聊起,辗转到了对 DeFi 的目前“狂热”状态的冷静分析,与此同时两人还透露了 Conflux 与 Chainlink 的合作进程。而从头到尾让两人念念不忘的,居然是——茅台上链?更多细节,请观看本期视频。

*视频内容为嘉宾个人观点,不代表本节目立场。

通过admin

差点接到201.5刀价格 唉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差点接到201.5刀价格 唉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不会是涨回去了吧?BCH 203刀难道反弹不下来点….我下面还准备了190刀 185刀的接盘位。随时狗庄恭候!

通过admin

欧洲杯发布首座区块链奖杯:中国设计师创作,灵感来源小篆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欧洲杯发布首座区块链奖杯:中国设计师创作,灵感来源小篆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欧洲杯得分王奖杯用于嘉奖赛事进球榜排名前三的球员

6月12日凌晨,因疫情推迟了一年的足球欧洲杯,终于要重燃战火。

6月10日,欧足联官方也发布了欧洲杯得分王(金靴)奖杯,奖杯分为金银铜三座,分别用于嘉奖赛事进球前三位的球员,这同时也是欧洲杯60年历史上首座区块链奖杯。

奖杯底部的哈希值代表获奖球员的数据及荣耀将上链永久保存

首座区块链得分王奖杯由毕业于中央美院雕塑系的85后设计师周一然设计,设计灵感来源于距今两千多年的“小篆体”。

底座部分则融入了区块链造型,并有独一无二的哈希值,寓意获奖球员的数据及荣誉将在区块链上永久保存。

“奖杯的雕塑我们采用了欧洲人比较熟悉的古典风格,与此同时又在其中隐藏了一个‘小篆体’的中国汉字,这样欧洲人看起来比较熟悉,同时也是我们展现文化自信的一个特别方式。”周一然表示。

得分王奖杯发布的同时,欧足联也宣布蚂蚁链成为欧洲杯的官方全球区块链合作伙伴,双方合作的第一步,就是将区块链元素融入得分王奖杯。

2019年C罗获得首届欧洲国家联赛得分王奖杯

对于本届欧洲杯的得分王金靴荣誉,C罗等球员早已虎视眈眈。

葡萄牙足球名宿努诺·戈麦斯目前担任着欧足联官网专栏作家,他认为C罗、本泽马、姆巴佩或莱万最有可能成为最佳射手。

戈麦斯表示:“C罗有可能成为本届欧洲杯的最佳射手,卢卡库以及重返国家队的本泽马也有成为最佳射手的可能性。另外,我最喜欢的依然是莱万。”

就在10日凌晨,葡萄牙在一场欧洲杯热身赛中4-0击败以色列,C罗再次收获进球。

据FIFA官方统计,C罗在过去的42场国家队比赛中打进了43球,总进球数(104球)距离追平阿里代伊的世界纪录仅差5球。

而在另一边,法国队却遭遇了内讧危机,这或许对姆巴佩的进球数产生危机。

在法国3-0击败保加利亚的比赛后,吉鲁在采访时表示:“当你跑出空档之后,队友却不给你传球,我们或许应该能够建立更好的联系。”

结合当时比赛的情况,法国媒体认为,吉鲁的言论应该是暗指姆巴佩不给他传球,是在指责姆巴佩。

而据法国《队报》消息,姆巴佩在听到吉鲁的发言之后非常愤怒,他甚至要求召开发布会公开回应吉鲁的言论。尽管法国主帅德尚已经在队内出面平息了此事,但是姆巴佩的怒火并没有因此而消退。

此外,本赛季状态极佳的莱万也是得分王的热门人选。

本赛季莱万在德甲联赛打入41球,改写了盖德·穆勒保持49年之久的德甲单赛季进球纪录。不过受限于波兰队的整体实力,莱万的进球数能否有保障也是个疑问。

2020欧洲杯得分王奖杯制作过程

根据欧足联计划,最终捧起得分王奖杯的球员的相关数据和荣耀将被上传永久保存。未来,欧足联还将继续共同探索欧洲杯的数字化转型。

欧足联市场总监Guy-Laurent Epstein表示:“足球产业经历了特殊的一年,我们证明了欧足联将会进行数字化转型的决心,并承诺在未来给球迷提供更好更丰富的观赛体验。”

与此同时,本届欧洲杯得分王奖杯同款奖杯还将颁发给在中国校园足球赛事中表现优异的的青少年“得分王”,他们的数据和荣耀也将会和欧洲杯得分王一起保存于蚂蚁链,用欧洲杯和得分王的体育精神激励更多中国青少年勇敢追逐足球梦。

(来源:澎湃新闻)

通过admin

孙宇晨以0.04%的占比碾压Steemit社区99.96%的投票者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孙宇晨以0.04%的占比碾压Steemit社区99.96%的投票者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3月4日下午Steemit社区召集投票力量之后,社区控制的见证人数量曾达到10个席位。但目前再次被孙宇晨控制的新账号碾压。在前20位投票见证人列表中,Steemit社区目前仅剩3位。统计发现,孙宇晨一共控制了20个新建Steemit账号,总计获得307万票,但仅由1184个投票账号投出。Steemit社区方面排名前20位的账号共获得277万票,由18.9万个投票账号投出。孙宇晨和Steemit社区之间的票仓占比为52.6%对47.4% , 比例差距不大,但双方投票账号数量比差距悬殊,孙宇晨以0.04%的投票账号碾压了Steemit社区99.96%的投票账号。资本霸权显露无疑,DPoS共识在如此情况下已经濒临崩溃。

通过admin

CCC跑路牵出香港「庄家」军团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CCC跑路牵出香港「庄家」军团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作者|JX kin

编辑|文刀

数字资产管理平台Clipper Coin Capital已经2个月无法提币,6月,创始人刘震失联了。

CCC 是Clipper Coin Capita(中文名数币银行)在2018年发行的代币,该平台开发了一个带有数字资产钱包功能的APP。如今,这个APP打不开了,用户存放其中用于理财的BTC、ETH、CCC等资产彻底无法提出。

刘震早年间于对冲基金领域中树立的华尔街精英形象,彻底在CCC用户的心中坍塌。仔细梳理Clipper Coin Capital平台背景发现,这个项目极有可能是刘震2014年开发的Clipper Advisor“蓝海智投”的数字货币版。以他为最终受益人、分别注册于中国香港和内地的两家公司,均与CCC项目相关。

香港或许是刘震从传统金融转身到币圈“收割”的起点,他的另一个身份是香港区块链协会的共同会长,CCC首家上线的交易所也是一直号称总部在香港的Coinsuper,该交易所为CCC提供了美元交易对,而另一家汇聚华语用户的交易平台HCoin则提供了CCC的USDT交易对。

值得玩味的巧合是,Coinsuper和HCoin均背后均有淳大资本的身影,该资本机构的管理人也是香港金融圈人物。

CCC如同一个线头,牵引出一群来自香港资本圈的数字货币“庄家”。

提币失败 创始人失联

王辉与刘震的最近一次沟通发生在6月7日。微信上,刘震说,他把发展业务的融资都花完了,给王辉留下了“问心无愧,追责问题,投资成王败寇,实事求是”几句冠冕堂皇的回复。

王辉是数字资产平台Clipper Coin Capital的用户,持有该平台发行的代币CCC。刘震是这个平台的创始人。今年4月,该平台APP出现了无法提币的现象,王辉说,他前前后后投入其中的90多万数字资产,现在都被锁在了APP里无法提取。

与刘震的沟通并没有解决王辉“何时能提币”的疑问,如今,对方的手机号长期处于关机状态,蜂巢财经拨打后证实了此事。

CCC跑路,刘震失联,他光鲜的华尔街精英形象就此坍塌。

刘震公开的履历

2018年,对冲基金领域的知名人士刘震正式推出了一个名叫Clipper Coin Capital的数字资产管理平台(以下简称Clipper),还发行了平台代币CCC,当初号称要做币圈高盛。该平台APP内置了一个数字资产钱包功能,既能存放CCC,也能存放BTC、ETH等主流数字资产,用于为用户理财。

一些用户之所以敢投CCC,敢往Clipper的APP里打主流币理财,大多冲着刘震而去。

“看过有关他在对冲基金领域作为的报道,他是易方达以前的对冲基金经理,北大物理系毕业,还在美国华尔街多家金融公司任职,看上去十分专业。”Clipper用户刘静向蜂巢财经回忆,2018年,他把自己的一部分BTC转入APP,交给平台做量化,“毕竟刘震曾在易方达做对冲基金经理,基本的仓位管理,止损止盈,他总会比普通人更懂吧。”

王辉告诉蜂巢财经,前期,Clipper上那些对冲理财产品的收益“高得一塌糊涂”,“有的三个月收益就是120%,一年是300%。”他并不清楚刘震和他的公司具体在哪里做对冲交易。

首个曝光CCC跑路的微博博主“爱因斯坦一撇”那里,还有很多用户直接给刘震及其公司人员戴莽原的银行账户里打钱的记录。

王辉在北京参加Clipper的线下活动时结识了刘震,台上演讲的那位华尔金精英展现了他的精英履历,“人表现得积极阳光,朋友圈里经常分享正能量。”

在CCC项目启动初期,王辉和朋友一起拿出150个ETH,当时折合人民币约70万元,都用于投资了CCC。

2019年下半年, Clipper的APP上线了“CCCFX19-20红利计划”。该计划宣称,每1万个CCC每年享有100 USDT的分红,分红按天发放。这其实是币圈常见的锁仓分红,鼓励用户将手里的CCC充值到APP上锁仓。

活动推出后,王辉说,他在Clipper销售人员的推广下,又追加了15万元左右,投资CCC并加入锁仓队列。

参与了这个锁仓分红计划的投资用户称,头几个月时间,分红还能按时到账。去年年底,一些用户发现,币没法提了,有人在投资者群里询问,“账户怎么只能入金,不能出金。”

今年4月底,Clipper的APP彻底打不开了,也无法联系上任何工作人员。一些投资人开始与刘震直接沟通,得到的是对方的恶语相向,双方的聊天记录被公开在社交网络上。

也是在维权的过程中,王辉才听群里的人称,当初APP上那些收益率奇高的对冲理财产品,都是刘震把自己的资产弄到APP上充门面。他就此联想,后来所谓的锁仓分红,大概率也是刘震把用户的CCC回笼到平台上“便于操纵市场”。

然而,这一切都随着刘震的失联无从质问。

CCC背后隐藏内地公司

刘震“消失”了,但他注册的公司仍然在册。

据企查查显示,以刘震为最终受益人的公司有两家,一家是注册在中国香港的CLIPPER ADVISOR HK LIMITED,另一家是该港资公司全资控股的蓝海财富(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海财富)。刘震是蓝海财富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执行董事,而另一个收过投资者转账的戴莽原,则是蓝海财富的监事。

两家公司的最终受益人均为刘震

CLIPPER ADVISOR HK LIMITED的成立时间为2015年5月8日,这也是刘震早期从事传统金融行业的香港主体,在内地,蓝海财富是业务实体,开发了一系列投资顾问工具,包括蓝海智投系统,为用户配置资产组合,主要标的是国内与国外的股票、债券、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基金以及房地产。

蓝海智投系统在2016年下半年为蓝海财富获得了至少1600万元的风险投资。从两家企业对外的信息看,至少在2016年以前,刘震的这两家公司还主要以传统金融市场为主。进入2017年,他开始涉足币圈。

Clipper Coin Capital目前仍能打开的官网介绍,2017年,刘震创立了CCC数币投行。王辉也向蜂巢财经证实,刘震曾在他参加的活动现场表示,CCC这个产品2017年就在策划了,但因当年受国内“9·4”政策影响曾暂停。

2017年9月4日中国央行等七部委联合下发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并没有阻住CCC的发行。2018年,刘震重启项目。王辉回忆,在打投资款时,他曾向刘震询问公司账号,但对方称,Clipper公司注册地在海外。最终,投资款打到了刘震的个人银行账户上,而有一些投资者的款项则进了Clipper“合伙人”戴莽原的银行卡里。

有证据显示,这家发行代币的平台,在内地的运行主体正是蓝海财富。

蓝海财富的招聘信息显示,该公司从2018年10月开始招聘与数字货币业务相关的人员,包括数币研究员、社区运营、量化交易员等。这三个岗位的招聘要求中均提到了区块链、数字货币、比特币等相关从业经历,且留下的联系邮箱正是CLIPPER ADVISOR HK LIMITED的公司邮箱。

蓝海财富公开招聘数字货币相关岗位

CCC项目几乎就是蓝海智投的数字货币版,官网上的团队介绍、投资理念部分几乎就是蓝海智投官网的复制版。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月,就在CCC的APP出现无法提币后,蓝海财富背上了一起被申请执行的司法案件。案件的立案日期为5月27日。执行法院为海口海事法院,执行标的价值82861元。

首发「香港」交易所 两年归零

之所以推测CCC的起点在香港,不仅仅缘于其香港的主体公司,还包括它首发上线二级市场的交易所Coinsuper,也是一家号称总部在中国香港的平台。去年,该平台曾被前员工维权,而维权员工透露,Coinsuper的内地办公地在成都,但该平台相关负责人张军否认了这一点。

Coinsuper的麻烦不仅如此。2019年10月,在国内拥有多张金融牌照、跨区域经营的综合性金融服务企业先锋集团的董事长张振兴之死,牵出了他在币圈布局的Coinsuper。

尽管后来Coinsuper多次声明已经和先锋系做了切割,但张振兴为这家平台挖来的瑞银中国区CEO陈庆,依然在职负责该平台的在港业务。

2018年5月,CCC首发上线Coinsuper的消息仍可在互联网上查到。目前,CCC也仍可在该平台交易。

据Coinsuper的交易页面显示,CCC在其上一共设有两个交易对,分别是CCC/USD和CCC/ETH。也就是说,CCC通过Coinsuper可以交易美元。

而无论是美元交易对还是以太坊交易对,都从去年11月开始出现了大量卖盘,那时,也正是用户反馈的Clipper APP“只能入金不能出金”的时间点。也就是说,瀑布般的抛盘潮开始时,一些在APP上锁仓CCC的用户遭遇了围猎。

数据服务商CoinMarketCap收录的数据显示,CCC的投资回报率为-92.5%。至今,该币在Coinsuper上的价值已经趋向于0。

Coinsuper上CCC的美元交易对走势

除了Coinsuper之外,另一家聚集了华语币圈用户的交易平台HCoin也上线了CCC,该平台主要为CCC提供USDT交易对。

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至少在6月9日之前,CCC的主要交易量还集中在HCoin,占据总交易量的90%以上。6月9日下午6时许,CCC在该平台的24小时交易额为24.9万元,价格折合人民币仅5厘。

6月15日,HCoin仍有CCC/USDT 的交易对,但已经无法看到价格K线,具体原因并未公告说明。

为何在币市运行了两年的CCC就上线了这两家交易所?一个巧合是,Coinsuper和HCoin这两家平台都有同一个资方——淳大资本,而该资方背后的实控人柳志伟则是香港金融圈有名的东英金融集团总裁。

去年5月8日,媒体消息显示,淳大资本与星耀资本共同成立了HCoin生态基金,一期规模达1亿港元,以稳定币HKDT体现。

香港区块链协会「卧虎藏龙」

有香港主体的CCC,宣称注册在中国香港的Coinsuper,以及在香港金融圈占据一席之地的淳大资本,看上去是相互独立的项目、交易所和投资机构,但事实上,他们属于一个熟人圈。

去年2月21日,Coinsuper曾与香港区块链协会共同主办过一场以“拥抱监管,推动创新”为主题的新春峰会。峰会上,淳大集团董事长柳志伟、Coinsuper联合创始人兼主席陈庆、Clipper Capital Advisory Group创始人刘震均在场。

刘震的另一个身份是香港区块链协会的共同主席,该协会的共同主席也不只他一位。超链资本创始人Ender Xu、天天在线董事长周国华、环球证券通证有限公司共同创始人干立青,这些有商业背景的人物都是该协会的共同主席,各个都对Token、通证充满兴趣,也都曾以“香港区块链协会共同主席”的身份在币圈链界的大小会议上高谈阔论。

那么香港区块链协会到底是一个什么组织?

在中国香港,社团申请注册有两种形式,一种是以有限公司主体申请的社团,另一种是需要到香港警署报备申请的“非牟利团体”。前者是市面上活动的协会、研究院等,注册费用便宜,审核门槛也低;后者多为宗教、慈善、社交、乡事委员会等性质的非营利性社团。

香港区块链协会属于前者,于2017年10月在香港成立,本质上属于担保有限公司。说白了,是个企业社团。其自然人董事为梁捷扬,他也是很多公开报道中的香港区块链协会创始主席。

香港区块链协会的注册信息

梁捷扬的另一个身份是金沙江资本发起的、金沙江数字基金的发起人之一,在香港设有办公室。而刘震的CCC曾在2018年4月宣布,拿过金沙江资本的早期投资。特别提示,此金山江资本并非风投界人士朱啸虎加盟的金山江创投。

投资者王辉记得,今年年初,刘震曾在群里表示,CCC在跟香港的金沙江数字基金谈战略合作,还称拿到了香港的交易所经营牌照,“结果这两个都没有兑现。”

这些盘根错节的熟人关系,勾连起一个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兴趣极高的香港资本圈,但这些人、机构、项目、交易所大多均在数字货币的中国市场上留下了些许污点。

号称“香港最大”的交易所Coinsuper发行的平台币CEN,投资回报率为-94.48%,价格接近归零;前员工投资CEN亏损后,去年把维权横幅拉到了成都的办公场所。

淳大资本鼎立扶持的HCoin也在近日频频遭用户反馈“提币困难”,尽管该平台一再对外辟谣“跑路”传言。

香港区块链协会主席梁捷扬发起的金沙江数字基金,直接用投资背书了一个有盖网系传销背景的数字货币项目POST。

如今,在香港发迹、内地有运营主体的项目CCC也跑路了,它如同线头一般,牵出了一个盯上中国币圈市场的香港「庄家」军团。可惜,各个都埋下了折戟伏笔。

互动时间

投资币项目,创始人履历重要吗?